【灿兴】轨迹4

架空,无副cp

时空背景类似18世纪西方

前文:3


4

对着朴灿烈离开背影,院长叹了口气,艺兴这孩子总是不喜欢说自己的事情。

 

自从早上朴灿烈离开之后,张艺兴急着出门到街市上挑选了一些食材就匆匆忙忙赶回了家。

整整一天,张艺兴在家里好像很忙的样子料理着家务,其实动作缓慢并没有心思做事。

“哥,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午餐时候璟秀看着张艺兴时不时发呆的神情,忍不住关心起来,“怎么今天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张艺兴愣了愣,“没有啊,昨晚睡得很好啊,我一觉睡到早上伯贤来叫了才醒呢。”

伯贤在边上发出嘲笑的声音:“璟秀你傻了吧,昨晚睡不好的人明显是那个大个子才对吧。”

“是啊是啊,艺兴哥的睡相我们都知道的。”钟仁塞的满嘴食物一边看着旁边的世勋忙点头附和。

“哥,那个奇怪的家伙今天还会住我们家吗?”

 

奇怪的家伙?朴灿烈吗?他今天会住下吗?

张艺兴不清楚。

你不能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起来像个好人,就冒冒失失地把陌生人留在家里了吧,他在心底自嘲着。

是啊,朴灿烈是什么人,从昨天傍晚偶遇到现在,自己就稀里糊涂地把对方当成朋友了吗?

在这个时节到镇上来的外乡人本来就属于反常的,眼下这地方已经任何经济价值,如果商人来找生意那是说不过去了,现在的时节一片景色萧条,没有谁会有这份闲情逸致来走亲访友的。

那么,真如朴灿烈所说,唯一的可能性到这个地方来就是来找一位久未联系的亲人。

张艺兴虽说平时反应慢了一些,不代表他连思考能力也丧失了。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透过窗户照进屋子的阳光也渐渐黯淡了下来。

自从完成了早晨的采买之后,张艺兴就在家里度过了一整天再也没有出门,生怕朴灿烈中途突然回来和他错过了。

他今天找人顺利吗,找到人了吗,为什么到现在了还没回来呢。

原本前几天准备的食材就是足够的,并不需要特意今天再多买的,只是想到万一朴灿烈失望而归的时候,美味可口的食物是不是能给他一些温暖和安慰,张艺兴没还发现自己对这个人格外上心。

 

回程的路上,朴灿烈一路哼着歌,心情轻松地观察着路上的景象,夕阳余晖把周围事物都染成了金色红色份外好看,十几年过去了,这地方原来有这么美吗,朴灿烈不记得了。

快到张艺兴的家了,远远就能看到屋里已经点亮了灯,偶尔闪过人影的晃动,朴灿烈加大了步子。

掩上的木门阻挡不住屋子里几个孩子吵闹的声音,想着打开门就能见到张艺兴温柔的笑脸和甜甜的小酒窝,朴灿烈的心情就很好,嘴角带着弧度,食指轻轻叩响了门板。

 

厨房里的人一直就等待着这一刻,虽然弟弟们不怎么安静,也不能影响到他留意着门外的动静,不过他听到了敲门声却没有立刻迈出步子。

 

房门被缓缓打开,屋子里忽然一片安静,透过打开的门缝看进去,似乎一个人都没有,灯还亮着,厨房还飘出阵阵香气。

朴灿烈没有探头进去,他伸手轻轻把木门又推开了一点,抬头察看了一遍门框的四周围并没有安下任何陷阱,然后一只脚踏进了屋内。

“好神奇哦,这扇门自己会打开呢。”朴灿烈故意大声对着门板用夸张的语气惊叹道。

随即转到门背后张牙舞爪作势要抓人的神情惹得所有人发出了一团爆笑声,几个孩子看到装作傻乎乎的大个子,笑着抱到了一起。

朴灿烈拿出口袋里院长给他的一包小饼干,交给了孩子们。

虽然很幼稚,朴灿烈那么配合弟弟们的恶作剧,还是博得了张艺兴和孩子们不少好感。

 

张艺兴走到了客厅,把放任着冷空气入室内的木门给合上,看到朴灿烈进屋的时候头上多了顶草帽,出门前没有的,还是顶别人用过的旧草帽。

因为帽沿的阴影,张艺兴走到跟前才发现朴灿烈的脸上有些干涸的泥土渍,没多想就把手伸向了对方的脸。

被寒风吹得冰凉的脸上忽然多了一分暖意,朴灿烈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脸往那只手心里贴了贴。

手心很软,手指细巧修长,指腹摩擦过脸上的污渍,美好的触感让朴灿烈抬手握住了那只手,手的主人脸一红,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点冒失了,轻轻把手抽了回来。

 

“白天上哪去了,弄得那么脏?”张艺兴的语气也像他的手心一样,是软软的,像在询问一个淘气的孩子。

朴灿烈摸索着脸上的泥渍,如实回答道:“去了郊外,遇到了院长。”

张艺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已经有人打过那里的主意了,朴灿烈去那儿想干什么。

“院长?你去了孤儿院了?”

“是啊,路过那里就过去看了看,遇到了美丽又好心的院长请我吃了午餐和美味的茶点。”摘下了头上的草帽举到张艺兴的面前,一脸得意地笑着,“下午帮院长干活的时候,她看我被阳光照得眼睛难受,就给了我这个,你看,好像还挺合适我的吧。”

张艺兴这才认出了这顶草帽,“这是……我的。”

“忘了还给院长了,不过给你也一样吧,院长还说了下次让我和你一起去。”

“呃,好。”敷衍应了一声,接过了自己帽子,张艺兴又被朴灿烈这一番解释搅得一头雾水,心想晚上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人背景。

“对了,工具箱找到了吗?我上楼先去把床板修一下。”

这才提醒了张艺兴整整一天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工具箱应该还在那堆杂物里没找出来呢,“先别忙了,晚饭后我帮你一起弄。”

 

餐后两个人找了工具和一些能用的材料就上了楼,进了房间,张艺兴就把门关上了,一脸正色看着嬉皮笑脸的人,没有下手做修理的工作,看着张艺兴收起了一贯温和的态度,朴灿烈正视着对方等他开口。

“朴灿烈,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不会问,但是你必须知道,我不能让你伤害院长和孩子们。”

“我确实来找人的,不过也确实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朴灿烈顿了顿,有点犹豫,“那个人是我在那间孤儿院认识的朋友。”

张艺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答案,带着歉意:“对不起。”

“没什么,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朴灿烈轻松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的记忆是从十几年前那间孤儿院开始的,被人从贫民区的巷子里带到了孤儿院,因为不会说话,也没有朋友。直到有一天有个孩子站在我的面前,我的一切好运仿佛就从那天开始了,我拥有了第一个朋友,我站到了阳光底下,我的伤口被治愈了,之后就被养父母接走了,没来得及道别。”

 

听到这里张艺兴总算松了口气,只要这个人没有恶意就好,“所以你是来找那个孩子的,但是现在孤儿院已经不是原来样子了,是吗?”

“是啊,你看我现在人也找不到,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所以你现在还愿意继续收留我这个可怜人吗?”朴灿烈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讨好他的房东先生。

张艺兴一副很为难的表情,“嗯……我是很不愿意看你流落街头的,不过这要看我的弟弟是不是愿意了,而且你也不能白吃白住吧。”

朴灿烈又换上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张艺兴的脑袋,便转身拿着工具箱准备开工。

看着朴灿烈一脸包在我身上的自信表情,张艺兴也没打算插手帮忙,毕竟这些也不是他擅长的,朴灿烈娴熟的手势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就在一边安安静静地观察着。

 

“行了,这样就能用了。”见到张艺兴脱了鞋就准备往刚修好的床板上踩上去,朴灿烈一把拦腰把人给抱了起来,“你要干嘛?”

张艺兴一脸茫然,“不是修好了吗?我总得试试结不结实啊。”

抱着的手依然没有放开,“床是用来躺的,不是给你踩的,本来已经旧了,修补一下勉强能用,你一踩,是想我晚上继续跟你睡吗?”

调戏的轻笑,让他想起早晨在对方怀里醒来,张艺兴迅速地脸颊生热了。

朴灿烈把人放下,拉着张艺兴并排坐在床上,大手在木板中央拍打了两下,“你看,这样就行了。”

张艺兴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让他发现自己脸红的事实,用力地点点头认可了朴灿烈的劳动成果。

 

“木工是跟我的父亲学的,以前是普通的工匠,后来靠着手艺开了自己的店,生活变得好些了,就收养了我,我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

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话,他是在安慰我吗,张艺兴不解,自己无意窥探对方的身世,朴灿烈却一五一十地跟他都说了,是因为对方信任自己吗,之前自己还怀疑过他,想着想着心底又生出一丝歉意,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那个,床单和被子都是干净的,在柜子里,今天早点休息吧,晚安。”

朴灿烈好笑地看着兔子一样的人飞快地逃离了房间,收拾了一下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心头满满都是张艺兴可爱的样子。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