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轨迹3

架空,无副cp

时空背景类似18世纪西方

前文:1 2


3

餐桌上一二三四五,摆放了五份香喷喷的早餐。

“璟秀,今天有六个人呢,怎么才做了五人份?”

“啊,璟秀一定是忘了,家里忽然多了个人,大家都不习惯呢。”伯贤急忙解释。

璟秀看着其他三个忙不迭抱着自己餐盘里的食物往嘴里塞的孩子,警惕地抬头望向了张艺兴。

朴灿烈很清楚这都是昨晚几个小鬼头就已经商量好了的,“没关系,我不饿。”

“那怎么行,不吃早餐会没力气的,你今天出门办事还不知道要忙多久。”

“不用管我了,我正好上街走走,你们这里没有旅店,不会连个餐馆都没有吧。”朴灿烈一脸轻松,看着其余几人不开口大眼瞪小眼,“好吧,还真的没有了。”

“你吃我这份吧。”张艺兴把自己的餐盘推到朴灿烈面前。

“你已经那么瘦了,再不吃早餐会长不高的。”

张艺兴被这么一说急了,涨红着脸说道:“我可以再做一份,别推来推去了,吃完该出门了。”

用完早餐几个孩子七嘴八舌都挤进了厨房争着洗碗讨好张艺兴。

 

朴灿烈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家人摇了摇头,不是张艺兴照顾弟弟们,而是这些孩子每天陪着长不大的张艺兴玩着幼稚的哥哥弟弟游戏。

张艺兴送朴灿烈到门外叮嘱道:“出门注意安全哦,今天天气难得那么好,一定会有好运的。” 

他拒绝了张艺兴想要陪同的建议,他曾在小镇生活过,对这个地方不算太陌生,张艺兴也没有坚持,说自己也是搬到镇上没几年时间,找人的事情恐怕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他对重逢时的画面自己心里都没底,更不清楚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是好还是坏。

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回到这里来的念头一刻也没有放弃过,父母知道他的心思,没有反对过他,他早早就与父母做好了约定,成年之后给他三年时间,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之后他会回到父母的身边。

盼望了许久的旅程开始之后,朴灿烈没有那么心急地直奔目的地,沿途自由自在地到处旅行,顺便打听一下这个城镇现在的情况,是因为近乡情怯吗,越是离目的地近了,他越不想那么快就靠近它了。

 

通往郊外的街道上只有一个高瘦的人影,道路旁的树木只剩光秃秃的枝干,一阵北风吹过,地上无人清扫的枯叶萧瑟作响。

离开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绿色,自己穿着破旧的单衣,树木也没现在这么粗壮。

十几年过去了,这个城镇几乎没什么变样,只有比以前更贫苦。

习惯了南方的温暖,朴灿烈缩了缩脖子,把衣领往上提了一提,这地方冬季的气候确实不好,多是阴雨天,又潮又冷。

 

记忆中荒废的院子,现在成了一片花圃,虽然这个季节没有花朵,但是看得出经过了精心的打理,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草药清香。

破落的房屋依旧是原来的面貌,不过被打扫得很干净,气氛也和从前大不一样,屋里传出热闹的欢声笑语,依稀听得见小女孩们甜美的歌声。

 

 “请你们不要再白费心思了,我说过不会卖地的,再高的价格也不卖,以后都不要来这儿了。”

不远处传来一位妇人愤怒的吼声,朴灿烈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闯入了别人的领地,而且主人明显误会了自己。

朴灿烈又往四周环顾了一遍,看来这里只有自己一个外来者,那么,妇人愤怒的对象就是自己了。

“太太,午安。”朴灿烈礼节性地向妇人鞠躬微笑,“请问您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这个青年应该也和之前几个一样,找那个孩子的,妇人换上了温和的语气说道:“抱歉,看来是我搞错了,你是来找艺兴的吧。”

艺兴?是指张艺兴吗?朴灿烈没有直接问出口,换了一种方式寻找答案,想了想问道:“张艺兴今天也会过来吗?”

在妇人看来这个青年是来碰运气的,他并不清楚是不是能见到张艺兴就过来了,“他每周都会过来帮我忙,不过不是今天。”

果然是说的张艺兴,“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来找他的,在这附近转悠的时候情不自禁走到了您的花园里。”

妇人被朴灿烈夸张的表情逗笑了,虽然衣着朴素,依然是一位温婉优雅的女性。

 

“艺兴经常来这儿吧。”这里的草药清香和张艺兴家里的很相似,“其实我早上才从张艺兴家出来,到这里附近转转,没想到打扰您了。”

听到对方从那孩子的家里过来,妇人有些惊讶,张艺兴不会轻易把外人带到家里去,看来是关系亲近的朋友,“既然来了,就进屋坐坐吧。”

直觉这个青年的笑容能感染别人,能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应该是个不错的孩子,既然是张艺兴的朋友妇人没有犹豫就邀请朴灿烈进屋了。

“看样子还没吃午饭吧,就和我们一起好了。”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朴灿烈看了看满屋子瞪大眼睛的好奇的孩子们,看起来都比张艺兴那几个弟弟岁数更小。

“不要介意,都是小孩子爱吃的。”

“当然不会,合我的口味呢。”

 

午餐过后朴灿烈坚持跟着妇人到院子里帮忙,以表示感谢。

“夫人,冒昧问一句,这里现在……”朴灿烈有所顾虑,回头看了眼屋子的方向,里头的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正在午睡。

 “没什么,你说吧。”妇人很坦然,一副我明白你想问什么的样子,“还有,你也跟艺兴一样,叫我院长就好。”

“我记得这里曾经是个条件不太好的孤儿院。”朴灿烈压低了声音说道。

 “其实现在也一样,条件也不太好。” 院长笑了,“不过我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快乐地生活下去。”

“那原来的院长和孩子们呢?”朴灿烈并不关心那些人,只是对于这里的变化感到好奇。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和我的丈夫才来到这里不过几年的时间,现在这些孩子都是我们来了之后才收养的。”

“那您的丈夫呢,怎么今天没见他?”

院子的眼里划过一抹伤感的神色,随即又强打起释然的微笑,“他来到这里第三年就过世了。”

“对不起。”朴灿烈低头,有些懊悔自己的问候,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没关系了。”院长摇摇头,停下手里的工作,“来吧,过来休息一会,喝杯茶。”

朴灿烈此时像个孩子一样,听她的话乖乖坐到了院子里的长凳上,看着院长端着茶点向他走来,倒了两杯茶,茶的香气让他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只听见院长缓缓开口。

——这个花园是我丈夫的心血,在这之前已经荒废了,我们来到这儿的时候杂草都高过膝盖了。

我很喜欢花草,他对药用植物也很有研究,我们就在这儿自己种了一些,这花草茶就是我自己做的。

伯贤、璟秀、钟仁和世勋,你也见过了吧,一开始他们也住在这里,总粘着艺兴,艺兴也特别喜欢他,后来艺兴说他长大了,能照顾他们了,就带着他们搬到了镇上,其实他是怕我丈夫走了之后一个人忙不过来。

朴灿烈点点头,“他只说这几个都是他弟弟,其实我看得出来。”

“艺兴这孩子不喜欢说自己的事情,这些年都是他在帮我。”说起那些孩子,院长忍不住笑了,“几个小家伙很调皮吧,有时候让我都头疼。”

“很可爱啊,他们对艺兴真的很好。”朴灿烈没有说出被捉弄的事,想到张艺兴和四个调皮鬼曾经在这个花园里玩闹的样子,竟然不那么抗拒之前对这个地方的恶劣印象了。

“那就好,我总是担心他们给艺兴添麻烦。”提起那几个孩子院长满脸掩饰不住的宠溺。

“时间不早了,今天打扰您太久了,我还是先回镇上去了。”

“那就不留你了,今天谢谢你的帮忙。”

 

朴灿烈直到这才忽然想起来今天出门的目的,“啊,对了,院长知道这里附近有户人家吗?他们家有个很漂亮的庭院。”

“如果是那家的话,沿着山坡再往上去一段路就到了,你要去那儿?那家现在不经常有人住了。”

“不经常有人是什么意思?”一种不好预感笼罩在朴灿烈心头。

“现在的主人前几年把它买下来,据说是个非常有钱的庄园主,偶尔才会来这住几天,你要找人吗?这个季节恐怕主人家不会来了。”

“那……那之前的主人呢?”

见朴灿烈忽然的异样神色,院长意识到有些事情他还不知道,那么她也不能透露太多了,“搬离这个城镇了,至于搬去哪儿,镇上应该有人知道。”

听见这个答案,朴灿烈的表情才终于缓和了一些,“好吧,那我回镇上再打听吧。”

 

“回去路上小心,改天和艺兴一起过来喝茶吧。”

朴灿烈从来都没有认为找人的事情能够那么一帆风顺,毕竟十几年都过去了中间的各种可能性太多了,只是回去再打听一下,院长都说了有人知道,他告诉自己不用太担心。

想到张艺兴露出小酒窝为他打开门,可能正在家里做着饭等他,朴灿烈心里竟然有种更安定的感觉。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