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轨迹2

架空,无副cp

前文:1

2

两大一小三个人停在了一栋两层的老式民居门外,墙上挂着一块字迹模糊不清看起来是家庭式旅馆的招牌。

“原来你家就是旅店啊,太好了。”

“艺兴哥,不能让他白吃白住。”璟秀沉默了一路终于开口,俨然一副小大人的语气。

“这样不对哦,他是哥哥邀请的客人,刚刚救了我和世勋的皮球呢。”

艺兴哥?不是亲弟弟吗?

 

张艺兴的手才摸到门把手,房门就从内侧打开了,门框一下子被三个和璟秀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挤满。

“哥,你们回来啦!”

见到弟弟们的讨好的表情,张艺兴笑得眯起了眼睛,脸颊显出一深一浅两个酒窝,青年觉得这个画面有点温馨甜美得令人发腻,僵硬地露出一口大白牙跟孩子们打招呼,他从很久以前,就不习惯跟那么多孩子相处。

“快点都进屋吧,今天有客人哦。”

“你们好,我是朴灿烈。”

“原来你叫灿烈啊,真是好听的名字,这就是我刚刚说的另外三个弟弟,伯贤、钟仁、世勋。”

 

屋子里燃着壁炉,很暖,没有朴灿烈想象中的简陋。

张艺兴继续之前准备晚餐的工作,让璟秀给自己帮忙,三个更活泼的弟弟们围着坐在厅里的客人问长问短,或者说审问调查更贴切。

室内已经没有了旅店的样子,而是充满了温馨的家庭气息,为了使屋子里的空间更大些,厨房被改建成敞开式与餐厅连在一起,一楼两个房间,一间是伯贤和世勋的卧室,一个摆满了书籍和瓶瓶罐罐的工作间,但是弟弟们似乎并不喜欢这间屋子。

 

“开饭咯,孩子们吃完饭要帮哥哥一起收拾房间哦~”

“哥,真的要让这个奇怪的家伙住我们家吗?”

“伯贤,不可以对灿烈哥没有礼貌呢!”

朴灿烈觉得张艺兴佯装生气的兄长样子真的,一点威严,都没有。

“孩子们,请收留我吧,大冬天露宿街头如果冻死了,你们的哥哥会内疚的。”

餐桌上安静了片刻,一想到第二天早晨张艺兴出门被门口冻僵的大个子绊倒的情景,四个弟弟八目相对,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这个可怜人的请求。

朴灿烈自然没有感受到同情和友善,他很好奇,这几个小人精是怎么被傻乎乎的张艺兴给治住的。

 

晚餐过后,一群人全都涌上了二楼。

上楼第一间就是张艺兴的卧室,中间是璟秀和钟仁的,为了把四个孩子隔离开来,防止他们半夜偷偷不睡觉。

最后到底的那间已经成了布满灰尘的杂物间,推开门的瞬间,客人的一个喷嚏让张艺兴有点不好意思了,朴灿烈摸了摸鼻子,连忙解释说自己有点着凉。

虽然床和家具都还算完好,不经过一番打扫显然是没有办法住人的。

孩子们帮着把杂物先搬到了一楼的工作间,朴灿烈跟着张艺兴一起移动房间内的家具摆设,终于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想起来新洗的床单还晾在天台上忘记收了。

 

“璟秀,伯贤,帮我拿张凳子上来!”

听到声音的朴灿烈放下手中的抹布出了房间往楼下探了一眼,四个孩子在客厅里秘密地商量着什么,便自己往楼顶走去了。

晾衣绳上的床单衣物迎风飞舞,哗啦哗啦地作响,一件孩子的衣服已经被风吹到了屋顶上,张艺兴伸长了胳臂跳着,也刚刚好,够不着,反而被身后忽然传来的低沉嗓音又吓了一跳。

 

朴灿烈笑着贴到了他的背后,“我来吧。”

然而炫耀身高也失败了,衣服垂下的部分又被吹得调皮地上下翻飞着。

“你赶快进屋,不是着凉了吗?”

“来帮忙啊,你穿的更少。”朴灿烈弯腰一把抱住张艺兴的大腿,把他举了起来。

张艺兴惊呼一声,立刻伸手,成功拿回了衣服,只穿了单衣的背部和腰间传来别人的体温和呼吸,落地赶紧转身拉开一段距离,今天的第二次了,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陌生人太亲近了,张艺兴有点不知所措。

 

打扫完房间,也换上了干净的床单,张艺兴直接放松地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只觉得身体往下沉了一点,听到轻轻的咔嚓一声,床板的木条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他僵硬地扶住床沿定住了身体,尴尬望向自己的客人。

“要不,今晚我睡这里,你去我那间吧。”他心想朴灿烈那么大个子,毕竟是客人,睡这里万一受伤了可不好。

“这样可不行,你也会受伤的。”

“没事的,我绝对不会受伤。”

“难道你打算睡地板吗?那样我明天一定被你的弟弟赶出去睡大街了。”

“那我去璟秀的屋子吧。”

朴灿烈看到了门外几个小家伙正在偷听的身影,璟秀一听到张艺兴要留在自己房间里紧张地又瞪圆了眼睛。

“孩子们正长身体,需要充足的睡眠,别打扰他们了。”朴灿烈嘴角的弧度慢慢变大,“你的床,我看可以挤得下两人。”

“这样不太好吧。”

“我没有不良的睡眠习惯,只要你不介意和别人一起的话。”

“不是不是,以前和弟弟们也一起睡过,不过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总觉得有点抱歉。”张艺兴感到局促不安,对方是个随和开朗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这个人面前有点不自然的心跳加速。

朴灿烈发现了张艺兴的紧张,张艺兴很有趣,容易惊讶,说话都像孩子的语气,又努力做出一副我很成熟我是大人的样子,而他一点也不讨厌,还有与张艺兴的身体接触,他身上的气息,也都不讨厌。

 

跟着张艺兴下楼来到客厅时,四个小男孩已经回到楼下了,依旧出于如临大敌的警戒状态,朴灿烈知道自己这个外人入侵了他们的地盘,看来明天开始还要好好研究一下策略找找切入点。

“该去睡咯,今天辛苦你们了。”张艺兴把弟弟们一个个赶上床,并送上晚安吻,站在房间外的朴灿烈可以看出,其中几个是有些小男子汉的嫌弃表情的。

“晚安。”朴灿烈也送上了礼貌的道别。

最机灵的伯贤在关门前问了一句:“你今天跟艺兴哥睡?”

朴灿烈表示有什么问题吗。

“嘿嘿,那晚安了,还有,祝你好运。”伯贤迅速地把自己整个都钻进了被子里。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

你也和我一样没有兄弟姐妹吗?

你笑起来真好看,像太阳一样灿烂,以后就叫你灿烂好不好?

 

朴灿烈拼命想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却像被人扼住了脖子,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对方看他一直不说话就转身离开了,朴灿烈追了上去,那人被他拉住转过身,那个人变成了张艺兴。

朴灿烈就从梦里醒了,睁开眼睛对上了张艺兴的脸,找到了差点把他压到窒息的元凶,把张艺兴的手臂轻轻从自己身上移开,一条腿又像条件反射一样搁到了他腿上。

朴灿烈做了几个深呼吸感叹了一下,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是好啊。

 

次日清晨,天才刚亮的时分,朴灿烈又醒了,睡眠不足不仅让他头痛,他现在浑身都疼,他并不认床,让他失眠的罪魁祸首此刻正睡得香甜,在他身边发出轻微的鼾声。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让脑袋清醒了一下,他终于想起了昨天伯贤的那句祝你好运的真正含义,身旁的这个人上辈子是个贵族吧,每天在多大的床上打滚的人才能养成这么糟糕的睡姿,两个人昨晚都累了,躺下很快就睡着了,可是没多久朴灿烈就被弄醒了。

他整夜不停地配合着张艺兴四仰八叉的睡相,反反复复睡了又醒,这会张艺兴换了个面对他侧卧的姿势还把脚搁在了他的腿上,朴灿烈哭笑不得,为了不让他再乱动先固定住,边想着就边抱住了张艺兴,而张艺兴也像抓到了一只抱枕似的紧紧搂住了他,咂了咂嘴。

鼻尖传来张艺兴身上的气味,朴灿烈的倦意又涌了上来,忘了之前的那个梦,忘了来到这个小镇的目的,眯上了眼搂着张艺兴打算继续补眠。

 

一阵敲门声响起,“哥你醒了吗,璟秀已经把早餐做好咯。”

伯贤的声音同时叫醒了两个人,张艺兴被自己醒来时的姿势吓地弹了起来,“对不起!我睡相太糟糕了。”

朴灿烈慢慢坐起来假装后知后觉的样子,伸了伸懒腰扒拉了几下头发,“早安,我睡得很死啊,挤到你了吗?”

“呵呵呵,还好还好,没事没事。”张艺兴觉得自己太丢脸了,抬手摸了摸左右两边的脸,幸好没流口水。

 

“今天找些工具来,我把隔壁那张床修补一下。”朴灿烈看着张艺兴还一副没睡醒的脸,笑着把张艺兴头上乱七八糟竖立着的头发一条条地拨了下去,“不知道璟秀的手艺怎么样呢,好期待啊?”

“嗯,我们璟秀厨艺很棒的,该下楼了,你今天要出门吧。”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