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轨迹

架空,无副cp

一个毫无逻辑纯属虚构的(伪)玄幻故事

 

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

我也可以成为他,只要你希望。

他又是谁?

他就是我。

那么原本的他呢?

谁也不是。

 

1

传说中,拥有守护者的人,可以许一个愿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在成年的那一天得到所爱慕之人永远的陪伴。

也有传说,守护者的原形越是稀有的生物就拥有越强大的力量,得到了守护者的主人,就能使守护者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然而,传说也仅仅是传说,这个世界,几乎连普通型的守护者都已经不常见了。

 

小时候张艺兴的家还在离城镇偏远的郊区,有美丽的庭院,有无数让短手短脚的小肉球可以玩捉迷藏的房间,有一群前后簇拥陪着张艺兴玩得不亦乐乎的佣人,只是没有同龄的玩伴,父母也没有再给他添个弟弟妹妹。

某个午后在树荫底下乘凉的小张艺兴犯起了困,迷迷糊糊间看见有一匹俊美的小白马站在自己面前,却用人类一般的眼神和自己对视。

张艺兴伸出了肉肉的手摸了摸小白马,奶声奶气地朝着佣人们喊起来:“小马!小马!我的小马!”

之后佣人们给小主人找了各式各样的小马玩具,甚至牵了一匹真正的小马来,始终得不到言语不清的张艺兴的认可,而张艺兴也像大人们认为的那样好像渐渐失去了对小马的新鲜感,也就不闹了。

三岁生日时候的张艺兴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秘密,他养了一匹非常美丽而独特的小白马当宠物,只有自己知道。

 

——————

 

张艺兴六岁那年,他的皮球飞出了庭院的围栏,沿着坡道不断地滚动,直到停在了一个破旧院子的外墙边。

皮球的主人一路不停地追了过来,“这是我的球,请把它还给我,谢谢。”

对着墙角落拿着球的小男孩伸出了双手,作势想要接过自己的球。

男孩一身衣服破烂不堪,露出的四肢和颈部盖满了脏污,和白净的张艺兴形成鲜明的对比,贴着墙根曲起腿坐着,双手捧着精致的皮球,安静地摆弄着,仿佛听不到有人说话一样,过了几秒才缓缓抬起被额发掩盖住大半五官的面孔,阴暗的表情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样子。

 

“你别跑那么快呀,我的小少爷!”管家拖着肥硕的身躯跟在好动的张艺兴身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找到了就赶紧回家吧!”

张艺兴没有听管家的话,继续对着那个脏兮兮的男孩子说话,“你喜欢我的皮球吗?这是爸爸为了我订做的生日礼物哟,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并没有回答他,透过发丝间的缝隙打量这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小少爷,生的雪白粉嫩,打扮也很精致像个瓷娃娃,没有一般顽皮孩子的邋遢模样,不带一丝厌恶地站在他的面前,背着光整个影子笼罩着他,男孩恶作剧般地垂下了手,任由手中的皮球滑落在脚边重新沾上泥土。

管家摇了摇头,这就不是少爷应该来的地方。

捡起了皮球拍了几下灰尘,拉着张艺兴离开这个,张艺兴还时不时回头看看那个并没有在意他身影的小男孩。

 

——————

 

十几年后的城镇不再繁华,这个地方一入冬资源就变得贫瘠,居民们生活变得越来越辛苦,似乎再耀眼的阳光也不能为这里生活的居民们增添一丝温暖。

张艺兴也同这里普通的居民一样,每天努力生活着。

就是在这样一个萧条的城镇街道一个初冬的傍晚,反应经常有点迟钝的张艺兴落进了一个陌生人的怀抱里。

 

在此之前,张艺兴还在厨房准备晚餐,忽然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以为弟弟们知道该回家吃饭了刚想表扬,停下手里的活回头一看,才发现三个在屋外踢球的弟弟回来了,而本该在屋里看书的最安静的孩子不见了。

“璟秀呢?”

“在楼上房间。”最机灵的伯贤先开口。

“说实话。”张艺兴看着边上两个小家伙的眼神就明白了,一个往左看一个往右看,事不关己的表情赫然写上了伯贤在说谎。

“他们俩把球踢飞了,说让璟秀掩护,不让你知道我们自己去捡。”长相最老实的钟仁坦白了实情。

伯贤接着说道:“璟秀怕你生我们的气,说让我们进屋,他去捡了。”

最小的世勋在边上一句话也没说,对着两人翻了个白眼。

 

“伯贤你最大了,怎么能带头胡闹呢?往哪个方向去了?”张艺兴边问边解下了身上的围裙,“你们给我老实待着,不然晚饭没有吃肉。”

张艺兴见到弟弟的时候,瘦小的璟秀正和一个比他高大的男孩子纠缠着,大孩子手里拿着球不肯放手,见到大人来了就赌气地把球往反方向抛了出去。

街道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僵持着,边上的张艺兴似乎说了什么就向着路中央走去,没有顾得上看清周围的情况,也没有听见疾驰而来的马车声和旁边路人的惊呼声。

 

璟秀瞪大了眼睛,他的心脏差点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哥哥怎么那么迷糊。

“啊!对不起!对不起!”张艺兴惊得差点飞起来,朝着对方不停地点头道歉,“我不是故意撞您的,真的没有看到您。”

看着这个矮了自己大半个头的少年这种反应实在太有趣了,青年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招牌武器——纯真无害的笑脸攻击,“为什么说对不起?”

“呃?”张艺兴没有明白,睁大了眼睛。

张艺兴以为自己又稀里糊涂撞到了别人,先做出了谦卑的态度,比较不容易激怒对方。

“真的对不起,如果撞伤您了我一定负责的。”

 

“我救了你哦,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应该说谢谢!”宽大的手掌按上张艺兴的脑袋,顺势就把一头顺毛揉乱了。

“对不起!哦,不,谢谢您!”没有反抗,反而抬起头呆呆地盯着那张明媚的笑脸,张艺兴的目光没出息地被一副俊朗的五官吸引住了。

青年调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张艺兴有些脸红地转移开了视线,看见对方穿着和一身尘土,手里还提着皮箱,像是刚到这里的外地人。

 

“小朋友下次过街要看路哦,刚才的马车太危险了。”

“我叫张艺兴,很快就成年了。”张艺兴原本并不矮小的体型面对这么高自己多半个头的一个成人的体格,不服气地撇了撇嘴,“不是小朋友了。”

“我今天刚到这个镇上的,请问你能给我推荐旅店吗?张艺兴小朋友。”

这个问题张艺兴不知道怎么回答,镇上平时就很少有外人会来,本来就没几家旅店了。

一入冬镇上生活都成了问题,现在这个时节连贸易商不会来,居民们的生活物资都是靠年轻力壮的人去外地采购回来的,当然也没有人家再经营旅店了。

 

“这里已经没有旅店了,你要住几天?没有可以投靠的朋友了吗?”

“那样的话,你知道还有别的可以投宿的地方吗?”青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目光慢慢变沉,接着开口可怜兮兮地说道:“我是来找人的,可是今天到这好像太晚了,还没联系上他,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地方,也不知道要待多久。”

来镇上之前就知道这里的生活条件不太好,心里有所准备,可是为了完成自己的目的如果连个落脚的定所都没有,实在是令人困扰了。

 

张艺兴莫名被一个陌生人的失落情绪感染了,挺起了背吸了一口,“那么,当作答谢,我可以让你去我家住,如果你不介意环境简陋的话。”

青年几乎要欢呼起来:“真的吗?你要收留我吗?太不好意思了吧。”

这个人的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吧。

“只是条件真的不太好哦……”

“不介意不介意!”

“而且家里人多,还有点吵。”

“没关系,我喜欢热闹呢!”青年忍不住推起张艺兴要快点走。

 

“啊,等等,差点忘了。”

张艺兴朝着街角走去,捡起了地上的小皮球,向另一边看着青年一脸警觉的小男孩招了招手,“璟秀,要回家咯。”

原来,刚刚是为了替那个叫璟秀的小孩子捡那颗被大孩子扔出去又差点被马车压到的球。

“璟秀是你弟弟吗?看着不像呢。”

“是我弟弟哦,家里还有三个,都是调皮鬼不过也都是很懂事的可爱弟弟呢。”

张艺兴一手牵着抱着皮球作出惊恐脸的弟弟,另一只手想要接过客人的行李被拒绝了,青年让他走在身前领路。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