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Only灿兴

短篇,轻松向,兼职韩语老师的大学生x出差语言障碍的小白领

 

张艺兴双脚站上咖啡店二楼的最后一格台阶的时候,心情还有点小激动呢,虽然选择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脑补了一出又一出大戏,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放弃了女性这个选项。

种种原因是什么呢,一条抵百条,他,是个天秤座而已。

 

左右张望了两圈,不大的店堂二楼分散着十来张桌子,2、30个座位,首先排除了一人以上的所有目标,剩下几个单独客人,有些自顾自忙着自己的事情,看起来不像有他要找的人。

张艺兴退到了不挡道的角落里,翻开了手机通讯录,拨通了联络人的号码。

“Hello”一个俏皮的少年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张艺兴很怕电话里的人说出自己听不懂的语言,紧张地连自己的母语都快忘了,“喂,您、您、您好,我是张艺兴,我在咖啡店的二楼,请问您到了吗?”

“啊!已经到了,你稍等,我让老师来找你。”

 

挂断电话后很快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

张艺兴手一抖,进入通话状态。

“喂?zang yi sing?”对方用拗口的汉语喊了他的名字,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这就是传说中会让耳朵怀孕的嗓音吧,张艺兴心想,看见一个高个子大帅哥朝着自己的方向招了招手。

“a niang ha se yo”微微鞠了一躬,走向对方的座位。

刚才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个人,第一个感觉这不就是偶像剧里的欧巴了嘛,只不过看到桌上的两杯咖啡,他默认这是一个在等自己女朋友的帅气男生,实在没有把他往自己的勤工俭学的韩语老师身上联想。

 

这是张艺兴来到韩国的第二个周末,从他接到公司的指令知道要来韩国开始,到现在他依然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

进公司快两年,运气爆表的他被挑进了一个员工很少的部门,同级别也就两个人基本没有什么竞争压力,主管姐姐很照顾他们,公司分配的培训名额一直都是两个助理轮流参加。

最近总公司要求他们部门借调人手到韩国分公司的对口部门半年,本来应该是主管姐姐亲自过来的,直到签证发下来的那天,主管姐姐宣告怀孕了,他的同期刚好又跟着另一个项目出差,就只能派张艺兴过来了,为了最大限度节省时间,他还是办的旅游签证。

 

到了韩国之后他就犯难了,作为一个连韩剧都是被迫陪家人看的宅男,他的韩语水平基本上连自己的老妈都不如,之前跟韩国同事交流基本是依靠英文邮件的,没有学习的必要,他其他外语技能也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去日本旅游买手办而跟着动画片学的几句日语。

在充斥着不会英语的韩国人公司里当了一个星期会说话的哑巴之后,他拜托了同事帮他找韩语私教,从今天开始忍痛舍弃周末的游戏时间用来学习。

至于为什么是私教,不是在语言学校的课堂上学习,张艺兴后来是这么解释的,因为和一群小孩子坐在一起上课很丢脸,如果碰到还有考试的话,考不过别人就更丢脸了。

 

“你好,我是你今天的韩语老师,Park Chan Yeol。”

这应该是对方在韩语里的自我介绍吧,大致在公司几天还是能够猜到的,然而张艺兴一个字也没有记住,光盯着帅哥老师的脸和开合的嘴唇了。

“边老师,您好。”张艺兴用中文打招呼,他记得他的老师汉语名字是边伯贤,礼貌地同帅哥老师握了握手,哇,老师的手掌好大哦。

边老师?自己的中文称呼吗?又好像不太像,朴灿烈微笑着将自己手边那被没动过的冰美式和吸管推到了这个中国学生面前。

 

张艺兴用中文说了谢谢,又换成韩语说了一遍,从背包里拿出了新买的韩语入门,朴灿烈接了过去翻了几页又放下,开始想找些让彼此放松的话题。

“对不起,我的中文不太好。”

“哈哈哈,没关系,我的韩语也不好。”张艺兴自觉很有幽默感。

他选择老师的时候其实是要求过会说中文的老师,本来想着明洞的商店和旅游景点的服务人员的中文水平,他很有信心找到一个中文不错的老师,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一个不怎么讲信用的学习机构。

不过看在老师那么帅的份上,他愿意原谅他们,他会努力努力再努力好好学习韩语的,何况帅哥老师还有那么好听的嗓音。

 

在张艺兴对自己提了几个简单的韩语问题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脸不作任何反应之后,朴灿烈认命地换上了英语提问,虽然依旧水平有限,发音也不够欧美腔那么标准,至少比中文好用很多。

其实他的中文也就是跟着自己的室友汉语专业的边伯贤学来的,仅限于你很可爱、很漂亮、可以交换电话吗这类用来勾搭大学里的中国留学生妹子,实际交往的过程当中并不需要真的会说中文。

 

“你来上学吗?”朴灿烈开始用简单的英语和张艺兴交流起来,用边伯贤事先给他计划好的方案,一堂课很快就能糊弄过去了。

“工作。”

“Wow,开玩笑吧,看起好年轻,像是比我还小呢。”

被帅哥老师夸了心里甜滋滋的,腼腆地笑了,说道:“工作两年了。”

“喜欢韩国吗?”

“喜欢,有很多美食,很多时尚的商店,女生很漂亮。”张艺兴真心实意地细数着,来这之后发现街上无论男女老幼都打扮靓丽很有精神,“还有欧巴也很帅。”

朴灿烈没忍住,被这个可爱的中国学生逗得咧开了嘴,纠正道:“男生不可以叫欧巴哦。”

“为什么?”

“如果叫了就是那种关系。”朴灿烈为了生动表达还朝张艺兴发射了一个wink。

张艺兴瞬间从脸红到了耳朵,从脸上升起的温度他知道现在对方眼里的自己一定很傻,不自然地举起双手摸了摸发烫的耳朵。

 

学生安静了,朴灿烈打开了张艺兴的韩语书,准备给他讲解一下书里的内容,然后发现面对面坐着看同一本书实在不方便,站起身调到了张艺兴身边的座位。

没有什么教学经验的从字母开始,简单地让张艺兴跟自己重复了一遍,纠正一下发音就让他回去记熟,继续往后进行到简单对话的部分,朴灿烈很认真地看着书上的内容,而他的学生很认真地看着他的侧脸。

 

张艺兴心安理得地想,爱美之心嘛,谁规定只能爱看美女的,美男也同样值得欣赏的好吗。

张艺兴发现从朴灿烈坐到自己边上之后,一整节课都晕晕乎乎地盯着他眼神都发直了,还没意识到时间已经溜走了,该下课了。

不知道是老师给他的咖啡里下了药了,或者是帅哥老师的声音太催眠了,大脑好像不能正常思考了呢。

原本把地点选在咖啡店张艺兴也是经历过一番内心斗争的,虽然公司给他的小房子安静又便利,万一他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遇到劫财劫色的坏人怎么办,连报警都不会,语言学校的教室又太压抑了不符合他不羁的性格,最后还是公司附近的咖啡店最合适了,以为人多的地方就安全了,不过好像还是中招了。

来韩国之后一切似乎越来越不真实了。

 

“ok,今天就到这吧,我也该回学校了。”

直到朴灿烈站到桌子外侧,张艺兴才像刚从梦中醒来似的抬头睁大了眼睛,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停地弯腰。

“谢谢边老师,边老师下周见。”虽然时间不久,张艺兴还是适应了鞠躬的礼仪,就算对方比自己小,也是老师啊,不能让帅哥老师讨厌自己。

 

朴灿烈一手捂着额头,对啊,还有下周,这个像小动物一样的学生太可爱了,他几乎忘了自己只是临时的代课老师了。

真相就是边老师本体有一个无法拒绝的重要约会拜托了室友替自己代课一节,并且向对方解释道歉,恳求学生不要投诉,即使拿朴灿烈出气也不要拿他出气。

回到学校宿舍,约会归来的边伯贤一脸春风得意地慰问替自己顶班的室友:“朴大人,今天第一次当老师的感想如何?”

“哦,糟了,我好像忘了告诉他我是来替你上课的。”朴灿烈故意一副事态严重地模样沉重地说道。

“阿西!”之前中文有句流行语叫什么来着,猪队友是吧,就是形容这种人的吧,边伯贤看到自己到手的学费在跟他say goodbye了。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脾气怎么样,下次见到我会不会去投诉中心?”

 

什么样的人,这是个好问题。

皮肤很白,有和自己对称的酒窝,整节课都一直偷看他还以为没被发现,像一只反应有点慢的兔子,就是不知道急了会不会咬人,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逗逗看。

当然这样的话朴灿烈是不可能告诉边伯贤的,“我替你想好了,根据今天交流的情况来看,这个学生对我的教学是满意的,下次还是由我去上课,解释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朴灿烈一脸勉为其难的表情深深感动了他的室友。

“太感谢了,下次课的学费也归你!”在感动持续不过0.01秒之后,“说吧,到底为什么?”

“金钱使我快乐。”

“滚。”

曾经朴灿烈同学也是边伯贤加入关爱失业儿童成长计划的帮扶对象之一,被家人威逼利诱进入社会类学科的他仍然坚持要成为一名音乐梦想家,而边伯贤仿佛预见到毕业多年以后在地下通道偶遇当年室友卖艺乞讨的场景。

 

第二周课定在了老时间老地点,朴灿烈为了不被可爱的学生退票,特意在这一周期间做了很多备课工作,跑图书馆查资料做了一些生动形象的ppt,也请教经验丰富的边老师,顺便开始学习起了中文,把边伯贤吓得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下巴。

在确认了宿舍上空弥漫着可疑粉红色空气不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之后,边老师表示,朴灿烈你个禽兽,竟然泡上了我的学生。

见到张艺兴之后中文加英文再手脚并用终于让对方了解到了实情,当然,朴灿烈没有真的认为他的学生会让自己打道回府。

这一节的收获,朴灿烈学会了张艺兴和朴灿烈的正确中文发音,得到了朴老师的称呼,并且让张艺兴认可了他作为今后固定的韩语老师继续上课,不过边老师要求分享一部分学费作为中介费。

 

第三周的课,在双方的坚持下把彼此的称呼改成了Lay哥和灿烈。

一个月过去,两人关系越来越熟了,还经常在手机app里使用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外星语言聊天。

随着学习进度的缓慢推进,两个人都发现了一些问题。

张艺兴领悟到学习外语果然光靠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天分啊,像灿烈那样,他的中文水平进步可比自己的韩语快速许多。

朴灿烈想着是不是自己的教学方式不好,从边伯贤跟自己传授的经验来看,这段时间的成果不应该只有那么一点点,而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脸对这个学生的专心上课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Lay哥,今天由你去点餐,不用担心说错也没关系,但是必须用韩语哦。”朴灿烈知道,增加练习交流的机会是有帮助的。

张艺兴大义凛然地走下楼,“好的,老师!”最后端着餐盘和点错的饮品食物满脸通红地回来。

朴灿烈挖了一勺蛋糕送到张艺兴的嘴边,温柔地笑道:“没关系,下次先陪你预演一次再去。”

张艺兴顺从地张开了嘴一口含住了蛋糕,才想起来这样的互动太暧昧了,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勺子,可是这该死的蛋糕,为什么这么甜,还有,今天的美式怎么也是甜的,下次不来这家店了。

每周一课被朴灿烈改成了每周一游,他不再局限于对书本文字的学习,带着张艺兴在各种景区商业区的不同场合进行情景教学,成效令人满意。

“Lay哥,下次去我们学校吧。”

“好啊,很想看看韩国的大学是什么样子的呢。”

 

朴灿烈带着张艺兴参观了教学楼体育馆宿舍食堂,最后找了个图书馆的角落完成了本周的教学任务,走在校园里时不时会见到有女生们朝着自己的方向伫足窃窃私议,张艺兴知道身边的这个人就是校园里的话题。

“灿烈啊,每周给我上课的话,不会耽误谈恋爱吗?”张艺兴终究没忍住问了自己憋了一个月的疑问。

“当然不会,那Lay哥有女朋友吗?没有我可以介绍韩国的女生给你哦,和外国人交往会对学习外语有很大的帮助呢。”热心的朴灿烈最近一门心思都在如何提高对方的韩语上,没有发现张艺兴的表情变化。

 

心头开始冒起了酸酸的泡泡,张艺兴开始想念那家咖啡店甜腻的蛋糕了,会不会在校园里遇到灿烈的女朋友呢,“那灿烈你最近中文进步那么大,是因为交了来自中国的女朋友吗?”

“叮!错误。”朴灿烈一个转身站在张艺兴的面前,把张艺兴往前的脚步定住,露出一排大白牙的笑容充满了阳光,“是交了来自中国的朋友,不是女朋友。”

张艺兴似乎被这道阳光照亮了,原本耷拉下来的黯淡眼神又渐渐明亮了起来。

朴灿烈的心也被这个来自的中国的朋友填满,为了他学习中文,为了看到甜甜的笑容所做的事。

异国的恋人,感觉有点浪漫的样子。

 

一个月之后,满心期待每周之约的朴灿烈第一次见到张艺兴情绪那么低落的样子,不免担心起来,一手拉着张艺兴一手覆上他额头。

“Lay哥怎么了?生病了吗?我陪你去医院吧。”

“灿烈,今天是来告别的。”张艺兴抬眼看着朴灿烈,半张的嘴唇难以启齿。

“哥怎么了,不是要工作半年吗,才三个月,哥是不是想家了。”朴灿烈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说了个他自己也觉得勉强的笑话。

 

张艺兴僵硬地挤了个笑容给他,把情况慢慢说了出来:“我的旅行签证到期了,之前公司帮我申请的工作签证出了些问题没有办出来,现在要回家了。”

“那我等Lay哥回来再继续下次的课吧,我们约好。”朴灿烈伸出右手尾指等着对方回应。

“工作安排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再派人了,灿烈以后的周末都是自由的,不怕再被我耽误跟女朋友的约会了。”张艺兴迟迟没有把手给他,也不知道自己说话的时候表情有多难看。

“哥还会来韩国吗?哥会不会忘记我?”

朴灿烈的手终于放下来,无精打采地低下了头,张艺兴给了他一个拥抱,“灿烈,要保重哦。”转头冲入了人潮中。

“张艺兴!张艺兴!”追逐的脚步被红灯拦住,朴灿烈急得只能对着周围的人群大喊,可是张艺兴这次真的像只兔子一样,飞快地逃走了。

 

边伯贤在惨遭室友一个星期的忧郁吉他的精神攻击之后,爆发了。

“饶了我吧,你再这么弹下去,我哭给你看哦。”

朴灿烈停手,把拨片含在嘴里,缩起185的身体抱着一把吉他,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边伯贤,抛了个眼神给他,示意“哭吧。”

“唉,我说,你去年跟我一起办的中国签证还没用过吧,有效期也还没到吧?”边伯贤扶额,长得高果然脑子容易缺氧啊。

朴灿烈反应神速放下吉他开始翻箱倒柜找出自己的护照,把吉他装进盒子夺门而出。

“帮我买机票!”

“给钱啊……”边伯贤话没说完,走廊上传来一句,“之前的学费。”

哦,好像自己有收到过三个月学费,然而他还窃喜室友忙着跟他的中国学生谈恋爱完全忘了这件事了。

 

张艺兴离开办公桌走到窗边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办公室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空气质量不错,可以看到又白又圆的月亮,才想到今天是中秋节,上周回国就开始加班到现在还有点浑浑噩噩,没时间想别的,也就没准备回老家过节,父母只以为他还在国外跟他微信视频唠叨了几句。

感觉肚子饿了才发现都七点多了,有点想念韩国的食物,打开外卖软件选择困难了,百无聊赖地上下翻页找思路,那双大眼睛,大白牙,整张脸开始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张艺兴晃了晃脑袋想把朴灿烈的影子从脑子里甩出去,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未知号码的来电,吓得差点掉地上了。

 

又是广告推销吧,他们也都不下班不放假不过节的吗,想想也挺不容易的,给个问候吧,心一软就接通了。

耳朵里传入的声音让张艺兴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累导致幻听了。

“Lay哥,救我。”原来这个嗓音用那么委屈无助的语气说话也这么好听。

“灿烈?”

“Lay哥,是我,快来救我。”

“灿烈你怎么了?你在哪儿?”

“我在中国,我迷路了。”

“你现在发个定位给我,我马上过去找你,你在原地等我。”

张艺兴大概用了这辈子最快的反应速度,在出租车上看着地图位置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感受了电影场景里主人公的焦急,恨不得打开车窗大喊。

 

带着当初软磨硬泡讨来的自己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张名片和机场换到的几百块人民币就毫无准备地降落到张艺兴所在的城市。

朴灿烈是在一个靠近机场的施工路段的路灯底下被捡到的,张艺兴隔着马路看到他坐在路边像只等主人认领的狗狗,那个画面让他的心一揪,飞奔过去想要抱住他才发现被整个包裹住的人是自己。

“Lay哥,我好想你。”

被搂得都快喘不过气的人只能抬起脸问他:“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想来你公司找你,给你一个惊喜,我把钱都给了司机,他说只能送我到了这里了,周围也找不到别的人了,只好打电话给你。”

这是碰到黑车了啊,好在人没事,想着就伸手抚摸了一下朴灿烈背,“走吧,我带你回去,行李呢?”

指指背上的吉他盒子,“只有这个,我想来唱歌给你听,我自己写的。”朴灿烈得意地笑起来等着被称赞,而张艺兴只觉得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他的反射弧明显不够用。

 

一切收拾停顿两人坐在张艺兴租的小公寓客厅里,陷入了一片宁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吉他声响起,一曲终了,张艺兴神游都没回来,朴灿烈放下吉他来到他的面前,手掌扶上他的脸颊。

“张艺兴,”手指戳了戳酒窝的位置,“你走的那天没有给我看酒窝。”

“那现在补一个。”张艺兴抿嘴笑了。

随后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那个凹陷的位置上。

 

洗完澡穿着张艺兴的衣服从浴室走出来的朴灿烈不禁要怀疑他是早就为了自己的到来做准备了吗,为什么他会买大那么多码的衣服,而刚刚好就适合自己的尺寸呢,张艺兴表示自己只是拿错了号又懒得换而已。

 

后记

在朴灿烈出现在宿舍里的那一刻边伯贤表示并不想那么快就看到你,长得不够帅也就算了,当老师也不够格,果然还是被退票了啊,早知道应该自己出马。

朴灿烈用手比划了一下边伯贤仅到自己腰间的头顶高度,只能承认艺兴哥嫌弃自己太大只,占据了他那张可怜兮兮的小床太多地盘造成他夜夜不能安睡,所以被赶回来了。

本爸爸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不用回来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