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兴】靠近

短篇,only灿兴


兴视角:


习惯是个挺可怕的东西。

比如说当你习惯了一个人总是傻乎乎地咧嘴冲着你笑,但他忽然某天一脸严肃安静地在你旁边时,当你习惯了直接随手搂着一个人感受他的体温,却必须每天保持两米远的距离时,难免会觉得有些别扭。

而一些习以为常的事情被改变的时候,人总会开始不安。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直到某天早上上车出发去工作,张艺兴才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是对刻意和朴灿烈保持间隔一个人上车,保持两排的距离落座,最后自由站位的时候一定隔3名以上成员的距离上台这件事,有点适应不良。 

只是有点,一点点而已。 


好吧,当时逼着朴灿烈保证以后在公开场合不准动手动脚的是张艺兴,张艺兴也是不希望他再被经纪人哥哥训话说总是在台上跟成员打闹了。

一开始朴灿烈总是犯规,一不小心手就搭上来了,或者傻笑着一直盯着张艺兴看,渐渐却也能越做越好。

然而当朴灿烈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张艺兴却有点——不安了。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还得继续微笑。 

当天的活动的后台有点混乱,张艺兴担心有没有人受伤,但是容不得他多看,最后结束一行人就被推上了车赶紧离开现场。


坐在化妆间休息,好不容易喘口气,突然得知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张艺兴就跑到休息室。 

呃,减肥…… 就从下一顿开始吧。 

原本那心底里一点点小小失落感,也能跟着食物被消除了。 

正准备坐下来好好安抚一下饿了一整个上午的胃,一抬头却瞄见朴灿烈也正在回头看这边,看着他一脸想过来又拼命忍着的表情,张艺兴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还没笑完,就看着精力旺盛的朴灿烈像只换了新电池的玩偶,端着两份午餐,一脸傻笑地冲过来了。 

哎哟喂,说了要保持距离啊。 


不过,算了,目前的食物也是很有诱惑力的。 

还没等张艺兴想完,转眼间,就见朴灿烈将其中一份先递给了经纪人哥哥。

然后露出一排大白牙凑过来,“Lay哥,吃不吃炒粉丝?我在减肥,不能多吃,你和我分一份吧。” 

抬头冲他一笑,好啊~~ 

好个鬼,不该答应他的,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在看到他期待的眼神的时候。 

说实话,食物还挺好吃的。 

看两双筷子有时候夹到一起然后一起笑着松开,看这个家伙一开始纠结后来又傻笑不停的脸。 

天知道,看朴灿烈傻笑的样子,张艺兴的心里很踏实。 

朴灿烈越凑越近,肩膀就靠在了一起,透过薄薄的衣料,体温来回传递,说不清到底是对方体温高还是张艺兴偏凉,他只是突然就觉得很放松。 


午餐很快就吃完了。 

张艺兴放下筷子,才看到朴灿烈正撑着脸,一脸傻笑,直直盯着自己。 

一直叫他控制控制,这个弟弟真不听话。

对着他展露一个温柔笑容的同时,伸出食指,抹掉沾在朴灿烈嘴角的酱汁。 

有时候他真的还是个弟弟呢。

虽然心软了,但是又有点想欺负他了。

沾着酱汁的手指送到自己嘴边,轻轻一吮咽了下去,微笑着摸摸弟弟的头,看着朴灿烈目瞪口呆的表情,张艺兴转身,去找化妆师了。

心情忽然好了。 

其实不用转回头也知道现在身后是什么样子,看边上的经纪人哥哥一脸瞎了狗眼的表情,就更加证实了张艺兴的猜测。 

但是,张艺兴仍然捂着笑抽的肚子拼命忍着没让自己出声。 

其实自己喜欢他靠近,喜欢看着他做出那些傻傻的举动。


----------

烈视角:


朴灿烈很小心翼翼地藏起贴着创可贴的左手,他知道凭Lay哥没有表面上那么迷迷糊糊,反而自己也没像留意成员那样在意自己的身体总是磕磕碰碰地受伤,绝对瞒不了几个小时,但是能瞒一会是一会。 

好在之前做了要保持距离的约定,现在坐的位置也隔的老远,大概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

得意了一会儿后,朴灿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白痴,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啊,这个时候他应该凑得近点,故作委屈地要Lay哥哥治愈的能力帮自己疗伤才对啊。 

接下来的朴灿烈就更郁闷了,活动现场Lay哥的粉丝很多,边伯贤你什么时候拿到了粉丝自制Lay哥的贴纸还贴到了自己身上?! 边伯贤,你是不是离我家Lay哥太近了点啊! 看着他居然趁机给Lay哥贴了贴纸还摸胸,朴灿烈一个阿西咬在牙间没骂出来。

以后工作时间要好好利用公司的cp政策,采取一对一跟边伯贤紧贴的战术,坚决隔离一切危险生物,不要以为他朴灿烈只是光长了个子啊。 

边伯贤打了一个喷嚏,有种现场冷气太强吹得背脊发凉的错觉。 


从很早开始,朴灿烈发现心里有一块地方总是不时地不按节奏乱跳一下,想要伸手去碰触他,目光总是一直关注那个倔强的人。

现在的那个人,每次回归以后总是更温柔总是认为自己亏欠了成员们,努力呈现更像哥哥的一面给大家信赖和依靠,朴灿烈在享受弟弟可以撒娇这个权利的同时也藏了一份不安。

朴灿烈知道Lay哥是怕经纪人哥哥说他没分寸,也该学着稳重了。

可是,眼睁睁看着其他成员和Lay哥亲近他还是很怨念啊,自己还要故意保持距离。 

比如现在,看着Lay哥为了食物从冲到休息室,好像就没有发现朴灿烈的存在,无奈自己的魅力还比不过食物。

好歹自己也是门面担当啊,Lay哥不是颜控吗,不是应该先冲自己过来吗,有些哀怨地看着已经纠结于到底选择哪盒食物的人,朴灿烈鼓起了脸。 


虽然很哀怨,眼睛还是忍不住往Lay哥的方向瞄去,抬头就看到他正望着自己笑。 

啊,Lay哥你没事冲我笑什么! 

……………… 

啊,不行了。Lay哥,你这是邀请吗?

随手拿了自己面前的两份午餐就冲过去了,才发现手里拿的是两人份。突然灵光闪现,先给经纪人哥哥了一份,剩下的这份和Lay哥一起吃,他就不能拒绝自己坐在他身边了。 

朴灿烈觉得自己真的太机智了,而且超LUCKY~~!炒粉丝呢,说不定还能一起吃到同一条~~ 

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当Lay哥答应一起吃以后,朴灿烈才发现,因为食物太少两三口就吃完了,而且粉丝都剪开了根本没法发生想象中的情节。 

当然趁机在Lay哥身边挤着靠拢过去,看他吃得撅起油油亮亮的嘴唇可爱的样子,朴灿烈还是心情很好的。 


但是乐极总会生悲,朴灿烈正得意免费得到一个天使的微笑,没等惊喜完,天使又微笑地伸手抹走他嘴角的酱汁。 

大概是刚才吃东西太不走心了,正在他懊恼怎么被看到这么傻的时候,Lay哥居然把手指送到嘴边…… 


“Lay哥!!!” 

等朴灿烈起身撞翻椅子,叫着他的名字想扑上去的时候,他却没事人似的转身化妆师补妆去了。 

无奈的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抬手摸了摸刚才手指抚过的嘴角,嘴角就忍不住向上扩张再扩张。 


----------

晚上收工的时候,天全黑了,这次不怕有粉丝看到了吧,朴灿烈上车毫不客气地挤到最后一排的张艺兴身边。 

回程的路上,车里安静的只听见一片轻微的却是此起彼伏的打鼾声。

张艺兴也累了吧,现在也靠着窗边眯上了眼,他每次上车就能马上睡着。

朴灿烈也累,但是一点不想睡,偷偷抬起他的左手想摸一下那人的耳朵,正在心里一片傻乐的时候,余光一转,居然发现车窗玻璃上映着一双微睁的下垂眼。

朴灿烈僵硬了一瞬,下意识地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对方紧抓着,白皙纤长的手指握着的,他的手,手背上的创可贴只盖住了擦破的伤口盖不住青紫的淤肿。 

张艺兴拉着他的手到面前,低头轻轻对着伤口处吹了口气,动作有点像亲吻,“还疼吗?那么不小心。”

朴灿烈反手将对方比自己小了一圈的手握住,十指相扣藏到了自己怀里。

“别闹。”张艺兴用表情对他说。

“没闹,哥,让我握一会。”两人用轻得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交谈着。

…… 

“放开吧。”张艺兴轻轻抽回。 

“不想放。”朴灿烈用力握住不让他抽回去。 

“你想牵多久啊?”张艺兴叹气,但在笑。 

“是不是我一直不放开,哥就可以让我一直牵着?”

“傻子。”张艺兴不再理他闭上眼睛又睡了,只是,他侧过了身,靠在朴灿烈的肩头。 

朴灿烈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又露出一排大白牙。 


“Lay哥~Lay哥,我们明天还一起吃饭吧。”

“Lay哥!Lay哥!” 

………… 

张艺兴不理他,朴灿烈就拿起手机一条条发给他。 

呐,Lay哥,你皮肤白,脸红时候很明显呢。 


END

评论 ( 3 )
热度 ( 84 )

© 闻言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